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彩公司 > 内容

热门内容

戛纳卖片观察:东北大姐卖自演SM片 号称套千万

时间:2017-09-17 14:1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凤凰网娱乐讯(波米/文宋如辉、波米/图)戈达尔和锡兰是戛纳,这里也是。而“这里”指的是位于电影宫地下一层的电影市场区,其中的半壁江山展位都已被各式各样的中国公司瓜

  申春波在IMDb网站上自己添加的照片和词条。申春波本人的发迹史则更是疑点重重(好奇的网友请戳其官网连接:)。

  凤凰网娱乐讯(波米/文宋如辉、波米/图)戈达尔和锡兰是戛纳,这里也是。而“这里”指的是位于电影宫地下一层的电影市场区,其中的半壁江山展位都已被各式各样的中国公司瓜分,而另外一半展位则是很多悬挂B与片海报的小成本公司。之前,早有报道过今年总共有400家中国企业的高管出现在戛纳,但没有人提到,戛纳市场的总人数在逐年递减。于是,一方面在总局“走出去”战略的下,中国主旋律影勉为其难的对外吆喝着,一方面拥抱低俗的类型片们,经过掮客与投机者的包装都成为了市场的宠儿。这两者的具象是上图那两张“对望”的海报:《西柏坡》的“英雄王二小”与《》的“黑丝大腿”在戛纳交相辉映,“红色”是它们共同的主题。

  “《西柏坡》这部电影可能是形象太过中国了,故事吧,也太那个了,所以买家基本上不怎么有”这是中影海外推广公司(后文简称“海推”)副总安一萌对记者说的话,她虽然无法直言主旋律电影的海外困境,但其言外之意已然在反映《西柏坡》这些红色电影的国际尴尬。“海推”这家国企应该是“让中国电影走出去”战略的具体执行公司,每年他们都会选择一些国产片,到包括戛纳在内的各大电影节进行销售推广。但究竟选择哪些电影出去,这里面便充满学问了。可以补充一点,海推的直接领导部门是“”,而像《西柏坡2-英雄王二小》这样的电影曾是为“”献礼的26部影片之一。

  在“王二小”英姿飒爽的海报旁边,曾在国内声名大噪的“传销公司电影”《英雄之战》也颇为抢眼。虽然今年海推的展位主题是“中国动画电影”,但这部由中脉道和投资的传销片海报仍然密恐一般贴满了这一展位,“不是说我们主题是动画电影,剧情片就不能卖了,这只是我们今年的一个包装方向而已,各种片子还是应有尽有的。”安一萌不断解释说。不过记者注意到,《英雄之战》的监制是江平,此人曾任国家电影局副局长。海推此次他们与往年一样都带来了30部左右的影片,但这些或多或少都与“广电”本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们是不会让海推选我们的片子发的,因为他们做的不认真。”这是天津电影集团一位赴戛纳的工作人员和我们透露的信息。天影集团这几年来到戛纳仅为销售它们出品的系列电影《兔侠传奇》。这次他们还不惜重金买下了戛纳最为黄金的地段电影宫对面的酒店,以悬挂《兔侠传奇》的巨幅英文海报。这位工作人员告诉我,不仅是海报,他们还投入资金在市场单元做展映、各大场刊上打广告,为的就是让更多人知道这部国产动画。但如果把这些投入直接与他们本次戛纳的销售情况挂钩的话,效果却难言成功:“我来了之后才发现,这展会根本就没什么人来,真正谈生意的都是在酒店或公寓里面租房打广告,我们这次就没这么干,《兔侠2》的版权这次才有不到10个国家开价的,而我们前几年来卖的《兔侠1》已经卖了100个国家的版权了。”

  同时,这位工作人员还谈到了另一个问题:展位的地理。戛纳电影宫的地下一层是呈扇叶形状的,入口在“扇子最底部”,人流最集中,而越往里走,随着越来越多,人流也就越分散。中国公司的展位虽然数量多,但大部分集中在里面,这直接使一些中国展位门可罗雀。天影集团的工作人员还举了一个例子:“我们这就算不错的了,后面有家深圳的动画公司,比我们的还偏。而且他们又头一回卖片,啥也不懂就跑来戛纳了,头几天那会儿,老外买家随便问个什么问题,他们都要来跑来问我们该怎么答。咱都是中国人啊,也不能不帮。”

  而据海推的人透露,对中国这些动画片感兴趣的买家主要来自中东国家,伊朗买家尤其多。这一点也得到天影工作人员的默认,但他还提到了一个“盗版”的问题:“你要知道影片版权是分很多种的,像主要的分为:电影院、付费电视、公共电视、网络点播、飞机轮船、楼宇电视(如中国写字楼的电梯间LED)这些是可以在同一个合同里分别表述的,你只需在要购买的那个种类上勾选即可,然后分别商定分账比例和保底金额。只是吧,这些国家的买家有的不守规矩,买一种放好几种,我们也没法次次派人或麻烦盯这事。”这位工作人员说,相比之下还是美国买家比较有“契约”:“他们比较按规矩办事,像我们的《兔侠1》DVD就卖了30多万美元,分账该多少就是多少,而且他们回款也比较及时。其实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有回款周期。有些国家买家拖款拖得太严重了,曾有一个合同从签订到最后一笔款项到账耗费了有一年半时间。”中国以前是“盗版大国”,现在当号召电影“走出去”时,海外的侵权和盗版也不幸落到了我们自己的头上。

  “没有医生的陶瓷厂拍不出好电影。”这是用一句话形容“申春波”和她电影公司唯一的方法。除了那些国企的“面孔”,戛纳市场上的中国个体户也格外打眼。比如下面要介绍的这位自称“从中国东北走出的电影人”。

  申春波,这个来自东北加格达奇的中年女人就是上图那张《》海报的始作俑者,记者来到这个展位时她正在向几个走到她展位的老外极力兜售她“自编、自导、自演、自剪、自宣发”的电影《里的》(Sex in the Red Zone),其形式与《憨豆黄金假期》那位同是去戛纳的导演颇为相似。申女士给我递上一张毫无PS痕迹的名片,开始向我讲述起她的“美国梦”:开始学医的她在中国老家靠开诊所致富,随后变卖1000多万人民币家产来到美国,与一家搞陶瓷进出口的公司合资成立了现在这家电影公司:“我这部《里的》投资50万美元,现在的版权已经卖到30多个地区了,也不算多,版权也就赚了1200来万吧。”申女士还向我兴致勃勃的讲述了这部电影的剧情,我不得不跟她说,它听起来几乎就是朴赞郁的《老男孩》。

  不过我更关心的显然是此片的尺度和MPAA分级,“我这片子不仅到中国放不了,而且也不去美国院线,所以根本就没报他们的分级,《》的发行主要就是DVD、网络和渠道。”但聊起尺度,申春波却说这部《》尺度并不大:“如果的尺度是10,我这片子也就0.5,三点绝对不漏。”她还颇为委屈的告诉记者,自己把名字起得如此“耸动”完全是为了好卖,“老外一看这名儿就想掏钱。”

  不过记者随后检索了一下申女士和她的《》预告片,发现她向记者所称的信息是的。大家也可点击此片的预告片先观赏一番。稍有电影常识的人会知道,以此片仅三个演员(包括她自己)和“全内景”的情况可以判断,申所的50万美元投资完全是夸张的,可以做参考的是诺兰作《》约6000美元的制作费,以及《哥斯拉》导演成名作《怪兽》1万5千美元的总成本。撇开质量与才华不谈,后两片涉及的场面和演员阵容远比《》预告片中所呈现的要大得多而预告片理应呈现的是一部电影的最精华部分。而申号称的1200万元版权费销售总额则更加无法确信。毕竟在戛纳市场上有太多片名同样耸动但预告片比此精良多的电影,那些影片的版权费远远达不到八位数。另一方面,申春波的展位上除了《》,还有片名为《Fatal Redemption》(可译作:《致命救赎》)、《One Knight Stand》和《(s)Kidnapped》三部电影,她自己介绍说这三部电影都是纪录片,而且都是她在拍摄《》时同时拍完的,每部投资10万美元,版权销售都很好。但记者在其网站上发现,三部电影的预告片均与《》呈现的场景和演员一致,更奇怪的是,甚至后两部《One (K)night Stand》和《(s)Kidnapped》片名的拼写都有错误(如果各去掉一个K和S,可译作《一夜风流》和《》),而且这部《One Knight Stand》的网页名称甚至与预告片中的片名都没有统一。而这家公司提供的物料之粗糙、网站之简陋也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采访最后,申春波还透露了她的最新计划:“现界各地的投资人看到我的《》之后,都抢着给我投资,我现在手里就有一部3000万美金的3D动画片很快上马了,大概和《功夫熊猫》差不多吧。”

相关推荐